无论地球是向东转还是向西转,有一个时代的脚步声清晰可闻,它的名字叫“信息时代”,或者“创意时代”。

年,著名经济学家约翰·霍金斯在他的著作《创意经济》中写道:创意经济现在每天创造亿美元的产值,并以的平均速度递增,在有些国家增长得更快,美国为,英国为。

从那时候到现在,这些数据每天都在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向上攀升,这也意味着,一股巨大的创意经济浪潮席卷全球,创意已经成为时代发展最强大的引擎。

在日本,创意的口号是“独创力关系到国家兴亡”;在韩国“资源有限,创意无限”的创意总动员成就了三星、等著名国际品牌;而在美国,托夫勒的观点鲜明而充满激情:“资本的时代已经过去,创意的时代已经来临……”

创意,在各个国家迸发出巨大的爆发力,成为了撬动一过经济的杠杆。创意经济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经济主流。

中国也正从“中国制造”走向“中国创造”、“中国创意”,譬如马云改变了在全世界经商的模式,通过阿里巴巴和淘宝网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商人;壹本则为此赋予了新的智慧,让每人人都看到了商业新的可能。

尤其当大家都在竭尽全力争夺传播资源的时候,创意就变得更为重要。引申开去,创意之于生意,会起到“四两拨千斤”和“以一当十”的奇效,从而带来巨大的商机和非凡的商业利润。

壹本的起源和成功,就是这样一个创意早就的商业奇迹。

毫无疑问,这是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,同时更是一个创意大爆炸的时代,所以才会有网上对于“创意是什么”的一堆光怪陆离的解释:“创意是对传统的叛逆;是打破常规的哲学;是大智大勇的同义词;是一种智能拓展;是一种文化底蕴;是一种闪光的震撼;是破旧立新的创造与毁灭的循环……”

创意是什么呢?壹本说:

我觉得创意是镣铐下的舞蹈。

壹本用诗化的余元形象得解释了对“创意”的理解,联系众传媒的发展历史,这一理解的背后颇有一番缘由。

年,壹本已经在设计界闯荡了年,凭借不懈努力,在义乌这片土地上成为了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公司之一。

据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统计的数据表明,年至年的十年间,中国广告营收收入以平均每年增长的速度发展,到年的时候中国广告花费达到近亿元。

壹本凭借着不懈的努力,成为义乌广告行业的强企业之一。

企业的收入增长迅速是一件好事,但是过分得对自己充满自信也是件可怕的事,尤其是在当大环境下的整体衰弱和不景气下,对自我品牌的认知显得格外重要。雷同的企业相互竞争,嗅觉灵敏的企业想到通过重新审视自己,用充满创意的方式重新包装自己,来寻得新的重生;不知所云的企业在大浪潮中渐渐沉没。

缺乏危机意识,对市场盲目乐观,会使得企业戴上沉重的镣铐。如何摆脱困境,探索企业新的成长成为摆在人们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引用一句名言:“人的才华就如海绵里的水,没有外力的挤压,它是绝对流不出来的。”很多创意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逼出来的。

壹本发现当今中国广告最大的问题——“分众性很差”,即大多数的广告客户和广告商都处于“我知道我的广告费有一般都被浪费了,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半”的境地。

原来,在当今的时代中,只有创意的企业才能存活下去,这个创意指的不只是创意的经营方式,也是创意的产品、创意的包装、创意的产品设计。

古人云: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其实更多的企业死于缺乏创意的产品和企业思维。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,同时也是一个创意大爆炸的时代,倒下去的企业有很多,没有站起来的也很多,能够站起来的只有极少数,能够实现漂亮转身的更是凤毛麟角。

一个充满创意的想法可以带领一个企业走出困境,甚至走上上升的道路。